射箭運動簡介一射箭與養生

射箭運動的起源:

射箭”,是一項自古以來,由漁獵技能轉變為戰爭戰術中的一種遠距制敵的攻擊性戰技。其中,也由於訓練過程中,一名優秀的射手所達到的身心靈境界異乎於其他的戰技項目,所以,觀諸於全世界不同文化皇室貴族的運動訓練中,射箭一直是不可或缺的必修項目,甚至也多是皇宮聚會常見的娛樂項目之一。

目前於世界性的比賽中,主要可概分為:現代反曲弓全項(定距)、 現代裸弓原野賽(定距、不定距)、傳統弓原野賽(定距、不定距),傳統弓標靶賽(定距、不定距)和複合弓室內和室外賽等等;其他諸如飛靶射箭,射遠賽等較特殊之比賽,在此先不贅述。   

射箭與修身:

射箭運動,除了對於射手的體能及協調穩定有相當高的要求外,在精神層面的養成的部份,更是會產生深遠的影響。不論是標靶射擊的沉穩和堅毅,或是騎射的快速敏捷;一再的追求,就是合乎”以一貫之”的修身概念。在習射的過程中,學員對於自身程度的瞭解,及肌力的培養和運用,都將會進入一種”內觀”的境界。而在”內觀”的過程中,全部身心靈的收發運用和臨機控制的重覆練習,將成為習射學員在進階的過程上,相當重要的收獲。舉例來說,在引弦放箭的過程中,蠻力的使用,是不會對箭能否”中的”而有所幫助,反倒是儘量的放鬆,讓該運用的肌肉大膽使用,並且運用到”止”的境界上(“止”就是個人應有的拉距點上持續的蓄力),才會有固定的能量,移轉為”箭”飛行的動能,也才有穩定的彈道線可做為再次修正的參考點。在射場上,常見到在還沒有體會到”止”的學員,就如同身處於五里霧中,只見他們不斷的修正和修正(同時也是不斷的改變和改變),卻不知其中的關鍵為何?

而”止”的體會,也是在”修心”的功夫上,相當重要的課題。《四書》裡的《大學》中說:”知止而後有定,定而後能慮,慮而後能安,安而後能得”,雖說這是古人的千年智慧,但現今工商社會,物資豐沛,人心不古,到處充斥著誘惑和貪婪。而”知止”的心態養成,更是在這紅塵浮世中,能讓自己立於不敗的處世態度和”不動心”的平靜法門。在這重要的身心靈的交叉點,更顯出射箭運動不同的意義,和在修心、修性上不凡的影響。

射箭除了啟迪心靈外,對於養生五行亦有非常正面及長遠的影響。普羅世俗總認為”射箭”是一種”靜態”的運動。殊不知”射箭”在全身經絡的調息上,對於現代人”過與不及”的生活方式,有非常多助益的效果。從人體十二經絡的角度上來看,射箭的動作行程,自站穩腳步、丹田提息,到放箭後的餘姿反顧至收弓調息。其中均有各路經脈的運行及調息方式,小練可凝氣提神,久練則有整筋益氣之效。

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,在《黃帝內經》的《靈樞》篇中有提到:「膏肓,膏者,心下之部:肓者,心下膈上之部」。膏肓意指病位的深隱。古人認為,病位深隱,用藥物、針灸難以起作用。而膏肓與骨髓的“質”是相呼應的。在現代醫學的研究上,骨髓是造血的來源,而現代人之生活方式多不是作做,膏肓穴的陰陽開合多屬失調,所以難免慢性病比例偏高,然日久必氣血遲滯,滯久成淤,淤久了就是所謂的“癌”。而射箭運動在經脈的條理及陰陽的調合上,在每支箭的開合及呼吸的調息上,就能產生不可思議的效果。放眼目前所謂之“主流運動項目”,多數由西方傳入,主要訓練方向多主筋骨鍛鍊及神經反射和手眼協調之速度為主。一般群眾在實施的過程上卻經常因為沒有專業教練在旁協助及引導,反而變成“傷身”的運動。過度的操勞,不足的暖身和收操,氣息的失調,常在運動場上看到一群“筋骨強健,氣血失調”的運動人口,如此的運動,反而失去運動應有的意義。

射箭運動在台灣這個地狹人稠的環境中,由於場地的取得和師資的結合不易,雖有廣大習射夢想的群眾,往往因苦無合法安全的場地可供練習而告終;而得以設立卻又位於偏隘地區的射箭場亦因人口不足而難以維持。甚幸今日本區之人口及場地之天時人和地利之三合氣集,遂於本區射箭委員會申請在案,尚請與會理監事委員等長官要協力促成,以利優良道德之體育文化運動得以於本區推廣流傳,甚幸。